大学生新闻网

大学生新闻 > 大学生新闻 > 校园文学

拥有回忆,拥有幸福

很久,很久,没听《千里共良宵》,姚科的声音,琵琶曲,《凤穿牡丹》的背景音乐,都很喜欢。平静的诉说那些美好的故事,一诺情深。我曾在许多个夜里,听《千里》入睡,她总是轻易触动我的心声,失落,怀旧,感伤…爱情,亲情,友情…我曾拥有,紧紧地抓住,珍惜,然后看着时光过滤尽一切。看小说,总有一句话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?缘份,相识相知便是上帝垂爱,相守,却需要用一生来经营。我相信每一个承诺,每一句誓言,尽管岁月尽逝,容颜衰残,都成空。然而,彼时,他说出诺言的那一刻,满怀真诚,所以美好。并非谁负了谁,只是时间都负了我们。我们如果曾深深爱过,当繁华落尽,怎可余生陌路,彼此深深在乎的人?我们若共度青春美好,即使日后山长水远,依旧铭记于心,情谊未逝,未淡,我们将它藏于心底。

初中,六个女孩,三年里,我们一起逛街,一起吃饭,打羽毛球,在煤渣跑道上漫无目的的一圈圈跑…也曾有矛盾,那时我曾带刺,不够温和,大方。因为你们,我第一次感动到想哭。初中,我亲爱的女孩,三个文青,看小说,《花火》,《爱格》…也看席慕蓉,看海子,看图书馆里的世界名著,大仲马,勃郎蒂三姐妹,也看安妮带着血与叛逆的文字……一个理性的女子,听我们海阔天空的谈,浅浅的笑着。陪我哭泣的女子,赠我栀子的女子,一直陪着我的女子。初二,我们带麻将去野外烧烤,初二,我们结束期末考试,我们吃饭到锅底空空,打牌喝酒到深夜…初三,我们带着锅去河边煮米线,做撒撇。一次又一次的郗家,我们的郗家,就这样学会喝酒,甜甜的泡酒。不知我是否喝醉,我只记得那一次十多杯的泡酒,令我乱了思绪,泪湿了朋友的衣服。初三,数学老师家里的中秋,依旧打牌,吃饭,喝酒,不变的开心。高考后,再一次选择郗家,谁人知,我们如此之执著,六年未变,情意依旧。多了唱歌,不喜欢喝的大理超爽。拥有回忆,足够美好。

高中,越来越小的班级,交织着梦想,玩乐。谁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理想,又从心底忠诚于它呢?社会是个大染缸,我们未入社会,梦想的颜色已然沾染世俗的印迹。每一个人都需要诚实地活着,积极地活着,追求是不灭的,纵使我们尚未踏入理想生活。

高中,换了方式,从泡酒换成了啤酒,不变的是我依旧拥有偷摘学校柚子的回忆,换了地点,换了人群,时间从下午换成晚上,单纯幼稚的一群女孩成了结党而去的朋友,男男女女,我们在那所校园如此快乐,把教室弄得一片狼藉。作为生活委员,我曾履行过别人未尝试过的职责,为亲爱的238购买许多许多的蘸水,木瓜,芒果,柚子。在高中,不变的是依然有你陪我,三年。六年同学,六年友情,维持着我自以为的小姓----徐。相同的姓,幻想有相同的先祖,所以越发希望日后相逢,情谊未变,你或许会变,我或许也不是我。

六个女生,优秀,勤劳,热心,大方。两年,我们同住两年,最幸福美好的青春时光。我们每天一起吃饭,每个周六晚上夜谈到凌晨,或者是看电影,亲密的围在一起。在夏季,一起吃李子,木瓜,吃大枣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蚕食着一大袋青绿的芒果。一起打篮球,挥洒汗水,自习后绕着篮球场痛苦而又开心的跑着。那时,我不爱跑步,不爱锻炼。六人,多好的组合,刚好可以打半场。我们一起出去逛了多少次呢?许多周末下午,先去吃饭,再去爬山,一路前行。涮菜,火锅,过桥米线,步行街,珠宝街。我依旧害怕下台阶,你们扶着我一步步往下走,小心翼翼。从高中至今,总是有关心的人依旧扶着我走下台阶。爸爸说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不可思议。当我在地铁换乘站时,我总觉得一眼望不尽的楼梯。令我头晕。很庆幸,你们陪我那么多次,使每次下山的经历多了许多温暖,还有你,短短的青色台阶。买街边的烧烤,螺丝,炸洋芋,油拌菜。把宿舍崭新的凳子拼起来,吃过手米线,撒撇,许多傣味小吃,精致,美味。上周,去吃了傣味,换了地方,再没有那么好吃的味道。考完试,去打篮球,以秒速洗完澡,去“味道南坎”,上自习迟到。美好无数,不及细数,3-7的姑娘们,在我的生命中,你们留下温暖,我曾今笨拙的文字从未写尽你们的美好。拥有回忆,相信情谊不变。

高中,依旧是放马桥,不再是郗家。一起吃了好几家,毕业时,春季学期期末考时。所谓世风难变,即是不管何时何地,身旁换了谁,都有打牌喝酒的人。两次去野炊,青山绿水,现在的我们再难看到的景致,冬日的和煦日光。大巴车上一路欢声笑语,肆无忌惮的开玩笑。报志愿结束时的“蓉城风味”,川味,许多人喝了很多酒,因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凤凰花落,紫薇花尽之时,我们彻底分别,园里的桂花永恒的芬芳着,一如我们多年情谊。高考结束的后一天,和双去看了教室,旧人未远,已入新主,现实无情的洗刷掉我们的过往。高中,我们以大考结束的狂欢纪念高中。在包厢里抢话筒,唱给谁听,谁懂了谁,边疆风情豪放洒脱,我们相处,从未有男女之别,说话交谈只是知己。那天我喝了多少呢,忘记了,哭了。大学之后,我们再聚,依旧如常,从未分别,月圆依旧,人再难团聚。

高三的元宵节,我们去猜了灯谜,换了许多奖品,中行的师兄慷慨的替我们合影留念。沿着狭窄的小街,挑选蔬菜,鱼,肉,配料,香料。在苗苗家里,我们喝酒,打牌,看电影,一起做饭。你们都说我做的水煮鱼很好吃,至今未忘。我也记得,我从心底里希望去学烹饪。目瑙纵歌节,广场上的篝火,我们挤入人群,跳着属于景颇人们狂欢的舞蹈,清甜的水酒。高三,学校里泼水节的狂欢。五彩缤纷的傣族服饰,阳光下晶莹的水珠,宣泄着属于我们的最后的放松。高考后,我的故乡,在傍晚走过龙潭公园,沿着施工的街道走长长的路去金塔,温暖的手心温度,街边的元宵,饵丝,短暂的盈江之旅,龙堂里的竹筏,饭店里的火烧猪,诸多美食,红酒与螃蟹。离别。拥有回忆,足够幸福。

看了董桥,体味到旧时光的风情。看了简嫃,懂得了世间许多事都是美的。相爱,不爱,都应该美好。我相信纵使我们都将被世俗所浸,可是总有一些东西能地老天荒,无关风月。

年轻气盛,总是轻易将承诺给予对方,相信自己,也相信对方。我不爱记事,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却总是很清晰,很清晰的存在于脑海里,我知道,于我而言,曾今很重要。曾今,有男子对她说,四年过后娶她,为了她努力,为她唱过许多歌,打牌的时候为她喝酒,在黑夜的街道时背过她,许她一生,买许多吃的,不喜欢她长胖。买烧烤,破烂的街头,许多的小吃店,星光璀璨了那几日的夜空。第一次知道离别的痛苦。曾今,有人说,喜欢,为她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,那么轻易,说等她,那么郑重,许她奢华婚礼。曾今,她为她素面朝天,不染铅华,简单大方的淑女装,不染发,不烫发。曾今,他们说好一起上大学,一起工作,他们日后一定会在一起,她为他哭泣,憔悴了自己。曾今,他说为了她能远报北方的大学,为了她想要临时换车票,希望能背她送。曾今,她和他远隔两地,都未曾言弃,她怕误了他提出离开。曾今,他害怕失去她,刻骨的害怕,带来深深的不信任,他失去了她。都是曾今。友情,爱情,都敌不过时间。然而,依然许多人在坚守,相信地老天荒的存在。对不起,这比“喜欢”和“爱”还难说出口的字眼,带着深深的愧疚和善良。“灯笼易灭,恩宠难寻”,“灯笼未灭君恩尽”,现世,萧郎何处,尽是路人。是否所有情爱之后,都余生陌路?我希望,我能是坦然大方的女子,美好的活着,不纠结,不负于人,亦不怨他人。我曾今在乎过,放下之后依然关心。

看了叶芝,谁会爱你烛火旁渐渐老去的容颜?诗人总是如此多情。看过多多,没有在爱情中的女子,也依旧多情。以前喜欢的,如今依旧喜欢,却渐渐的荒废了。我从骨子里羡慕那些特立独行的女子,为自己活着,也为亲人,爱人活着。尘俗目光,仅是目光,而非利剑,于他们而言。如奥斯卡.王尔德的惊世骇俗之恋,杜拉斯混乱的情史。选择既定,便应该勇往直前,可是我依然不愿泯灭心中的梦想。希望,我能坚守自己,执着于文字,文学,而不仅仅是经济学著作,偶尔文青一次。同时,也希望,未来,我能努力,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自由,简单。希望能遇到博学多才的朋友,却单纯善良。

高中,买了简嫃的许多书,买了整套的林文月译的古典名著。很多没有看,放在家里,染了尘埃。大学,很多问题都会想起,所以看的书不再那么纯粹。可是,我依旧希望能看一看《故事》,或许老了之后更合适,中国的老派作家,还有白先勇。希望看一点哲学,人文。

我不知道后面你们去哪里吃饭,去哪里唱歌,如何狂欢过后,面对离别。我亦不后悔,选择及早地离开你们,带走一桌未散的牌,破坏圆满。我很开心,我们相见,在高中母校,玉兰花开的时节,我们团聚。写了很久的名信片,一套,我曾允诺于人,它们必不分散。如今,一样的内容,真挚的祝福,分散如我们,天涯海角。

妈妈说,她担心我日后无法养活自己,她害怕我嫁不出去。那样,也很好,我依旧是我,承欢膝下。

2013,3,16,12:48,于中财,致你们,所爱之人,原谅我单薄的文笔永远无法描述我们共有的美好。记住我们共同走过的岁月,记住时光,记住爱。

我从白雪的林间抛出一盆更白的雪

鸟雀儿相继飞起

浮世的风物止语

躁动的和灵动的都渐渐远去

这让我怀念起夏日里向湖心投下的石子

也曾惹得众荷生动不已

石上的苔藓都开花

竞相渲染一点就破的心绪

然而黑羽毛的清晰和

白花瓣的摇曳

都不是我无端抛洒的目的

多少羽翼纷纷

多少花笑频频

都未曾在意



我仅仅

我只想

惊动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