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新闻网

大学生新闻 > 大学生新闻 > 校园文学

微电影剧本《秦子》

教室内日

自习课,大家埋头写卷子。

扎着马尾的秦子在解一道数学题,被难住了。

秦子咬着笔头,偷偷瞟了一眼左边与她隔了一条过道的洛凡。

洛凡面色从容,解得飞快。

秦子颓丧地皱皱眉头,趴了下来。

嗨哥,拿着名次表冲进教室:成绩出来了!模考成绩出来了!

安静的教室一下沸腾,大家围着嗨哥,抢名次表看。

嗨哥:别急、别急嘛!数学第一还是洛凡!语文嘛......

嗨哥扫视了一眼其他人,秦子低着头,紧张地双手合握胸前。

嗨哥:也还是秦子第一!

秦子舒了一口气。

嗨哥坏坏一笑,其他同学心领神会。

大家(拍手):在一起!在一起!

秦子害羞、尴尬,轻打身旁的好友圆圆。

圆圆笑着猛地把秦子朝洛凡推去,洛凡下意识扶住秦子。

俩人对视、立即避过,微微红了脸。

校园外日

秦子独自走在两栋教学楼间的石子路上。

(回忆画面,办公室内)

班主任(女,语重心长):秦子,报考定向班,对你,和你的家庭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。毕业后不用担心工作,还能少交两年学费。而且,一个女孩子,做一名教师,还是很不错的,你觉得呢?

秦子:老师...其实...您在班上说通知的时候,我就考虑过了,确实不错,但.....

班主任,拍拍秦子的肩:不着急,老师也只是给你提个建议,关键还得看你的意愿。不过,照你现在的成绩,考小教专业,绝对没问题。再考虑考虑吧,和父母好好商量商量。

(画面切回)

圆圆趴在栏杆上,兴奋地朝秦子招手:嗨!秦子!这儿!

秦子循声望去,视线经过圆圆,看见在她旁边的洛凡。

洛凡一脸严肃。

秦子有些胆怯,更多是内疚,她恐慌地低着头,不自觉绞着衣角。

学校电话亭外晚

秦子挂下电话,低头,转身,脸上泪痕未干。

洛凡(声音突然出现):你,真的决定,报考师专了吗?

秦子惊住,抬头看向洛凡,又立即低下。

秦子,紧张:是、是的。我爸爸,明天就会来学校签字。

洛凡,有些生气: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自己、不相信自己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学呢?!一定要那一纸合同吗?它只是包工作而已呀!上完大学,你可以自己找,找自己喜欢的工作!你问过自己吗?你喜欢当教师吗?

秦子,哭腔:不喜欢...不喜欢又怎样!

秦子,抬头看向洛凡:我就是要一纸合同!要一份工作!上大学?考上名牌大学又怎样!它能给我稳定的工作吗!自己喜欢的工作?有多少人能靠自己真心喜欢的工作生活!更何况我!我又算什么!

洛凡,愈加生气:你为什么总把自己看得如此渺小?总要用那些不该属于你的压力压迫自己呢!

秦子,更加激动:什么是不该属于我的压力?它就是我的!不仅是我,大家都一样!只是我总把它放在眼前而已!不是每个人的青春都赌得起的你懂不懂?!我秦子的,不可以输!我希望我的爸妈、可以早点过上安逸的日子,不用那么辛苦!(渐渐哽咽,慢慢低下头)因为生活,他们已经那么瘦弱,我怕他们撑不下去......我怕......

洛凡面露心疼,一只手悬在空中,始终不敢搭在那颤抖的肩头。

秦子擦去泪水,抬头吸了一下鼻子,看向别处:不需要有多强大,只要可以独立,可以分担,就够了。

洛凡,缓缓、轻轻地:秦子......

秦子,推开洛凡,掩面快速走开:对不起、对不起......

洛凡缓缓放下手,呆呆站在电话亭边,秦子奔跑的背影渐渐模糊。

教室内下午

(全景)课间休息,几个学生说说笑笑,大部分人在埋头写作业。

(特写)洛凡在试卷上移动的笔尖突然停住,一脸凝重看着右方。

(镜头慢慢远离,出现洛凡看着秦子空荡荡的座位的画面)。

班上突然安静,洛凡立即向门外看去,眼神突然明亮,又暗淡下来。

门口,秦子向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示意让他回去,转身跟班主任走进教室。

班主任,放下报考书,亲切地:秦子,先别回座位,(示意讲台旁边)到这边来。

秦子照做,瞥过洛凡失落的表情时,立即避了过去。

班主任:大家一起向秦老师打个招呼好不好?来,秦老师好——!

大家:秦、老、师、好——!

(画面渐暗,声音犹在)

小学一年级教室内日

字幕:四年后

秦子,长发齐腰,放下课本,笑容满面:同学们请坐!

秦子(打开课本):请把课本打开到第22页,今天,我们讲狼和小羊的故事......

(镜头渐远,从收入学生到由窗外观看;声音渐小......)

无声镜头:秦子给学生上课。

秦子,自信、美丽,绘声绘色;

学生,聚精会神;

赵老师(中年,女),微笑,不时点头肯定。

下课铃响,小学生欢叫着冲出教室。

学生甲:秦老师再见!

学生乙:老师再见!

...........

秦子笑着一一回应。

赵老师,微笑着从教室后走来:大家都很喜欢秦老师的课嘛!

秦子,不好意思,摸着后脑勺:有、有吗?还好吧......

赵老师,抚弄秦子的头发:自己都是快当老师的人了,怎么还跟小学时一样不自信呢!秦子老师的课是真的不错!我很满意!

秦子,惊喜:真的吗?谢谢老师肯定!

背影——秦子和赵老师边走边说;镜头渐远,声音渐小。

赵老师:毕业后会直接回这边工作吧?

秦子:还不清楚呢,应该吧。合同里说至少要回镇上小学教学五年......

办公室内傍晚

字幕:三年后

秦子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,手机信息提示音。

(点开信息)嗨哥:土豪团支书波波组织,五一节,母校同学聚会,一个都不能少哦~!收到回复!

秦子回复了短信,放下手机,若有所思。

秦子家中晚上

秦子爸敲门进入秦子房间

秦子放下手中的初中毕业照,笑着回头:爸、有事么?

爸爸走到秦子身边坐下。

秦子爸:没事儿,就想问问你,最近,工作还好吧?

秦子:嗯,还好。

秦子爸的视线落在毕业照上:如果能再回到初中的话,秦子还会选择做老师么?

秦子,肯定:当然会了!现在的我,已经爱上当一名老师了,那群孩子,多可爱呀!

秦子爸:哦?真的吗?

秦子(趴在爸爸怀里撒娇):真的!我们教育学老师呀,说她刚上大学时,班上也是,没有几个人真正愿意当老师,可后来,却都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。老师说,这也许就是师范学校对一个人真正的影响。

秦子爸,摸着秦子的头发,愧疚:可当初,还是难为你了。你也想和其他同学一样,上高中、考大学吧?

秦子(坐起,看向爸爸):爸,没有啦!我了解自己,明白该如何选择。我也是希望可以生活得稳一点呀!说实话,那时候,妈妈问我有没有什么理想,我真不知道自己以后到底想要做什么。中学,大学,风俗似的的流程,只是随从罢了,选了师专,反倒给了我一个目标。

秦子爸:那,五年时间,你就没有过一点儿抱怨?后悔?

秦子:(叹气)应该有吧,(俏皮地朝爸爸眨了眨眼)似乎还不少!(转认真)毕竟,没有几个十几岁的孩子是愿意为了生活而选择生活方式的,也许压根儿就不愿去考虑。“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”,呵,这句话我当时想都不敢想......不过...(开心)我现在过得很好啊!爸妈也很好!这就够了!

秦子爸:真的...很好吗?

秦子:难道...不是吗?

秦子爸:要真想说好就早点儿带个小伙子回来给爸瞧瞧呗!

秦子,害羞,将爸爸往外推:爸!你再说这事儿我就不理你了!

秦子爸,边走边笑:好、好、爸不惹你了,早点休息啊!

秦子:知道了!

秦子将爸爸推到门外,关门、背靠门、慢慢蹲下、抽泣。

秦子爸爸在门外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拖着步子走开。

秦子手指摩挲着照片上的洛凡的笑容,一滴泪落到上面。

(镜头慢慢远去)秦子埋头膝间痛哭。

初中校园外日

阳光明媚,秦子扎着马尾,站在两栋教学楼间的石子路上,抬头看着九年2班的教室。

(回忆镜头)——洛凡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,神采飞扬,秦子被深深吸引;

——秦子拖着走廊,班上一群打球回来的男生向她打招呼,她抬头笑着回应他们,看到洛凡静静站在人群中看着她,笑容明媚,秦子红着脸又低下了头;

——数学课,秦子听得烦了,偷偷转过头,发现洛凡也正看着她,立刻坐好假装认真听课,洛凡忍笑......

回忆画面未结束,圆圆声音:嗨!秦子!这儿!

秦子如梦初醒,看见圆圆正在楼上向她招手,身边还有班主任和其他同学,秦子笑着向大家招手。

洛凡:秦子。

秦子的手僵在空中,愣了一会儿,循声缓缓转过脸,手慢慢放下,眼睛泛红,湿润,流泪。

洛凡穿着初中时常穿的款式的衣服,比以前高了,结实了,他捧着一束在校园里收集的花朵,微笑看着秦子。

楼上的同学像七年前一样喊着“在一起!在一起!”

这一次,还有班主任。

他们朝洛凡和秦子撒着各色花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