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新闻网

大学生新闻 > 大学生新闻 > 校园文学

去日苦多

今天的阳光,真的好温暖。

一个人漫步在花海丛旁,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了。回来后,就没有逻辑地敲下这些字。

校园里的花儿,草儿,是那么地阳光,那么的美丽。坐在长廊上,凝眸小憩,内心却如波涛般汹涌。这美好的明媚春光,我是怎么了?无眠的深夜里,我总是在怀念那些和我有故事的人儿,除了想念,还是想念。时光啊,你太匆匆。

越长大,越容易多愁善感,于是楠轩阁里又多了一滴江南泪。江南梦里,江南泪。越长大,越觉得真我真的好难:接人待物习惯了条件反射似的乐观开朗,开怀大笑,最近回归的真我,却被误以为消极生活态度,还一味的劝说。我在想:我这样挺好的啊,一个人就是这般模样,因为我心里感觉很好。一位大才子跟我说:忧伤,也是一种美。或许,那种忧伤的美,埋进了我的魂里,我的泪里。总是跟心里的人儿说好不开心,好忧伤,即使大疯一阵,又回到原处。曾经以为我成功地突破了自己的性格,进了学生会,每天笑脸昂扬地接人待物,今天才发现:我好累。于是也就更喜欢了独处,喜欢独自靠着躺椅,读书,发呆,想念,怀念,还有忧伤。我是那么地享受独处,甚至有去心理咨询室去咨询的打算,想想独处的快意,又了了然。我果真是个奇葩。

当你想我时,我却固执地斩断思念的丝;当你们都散去,我却贱贱地对你说:好想你啊!呵呵。。距离,真的产生美!在家里,会很讨厌老古董和毛孩子,回到学校里,我却孩子般地轻声跟他撒娇;没两天就一个电话地跟老妈唠家常,每次最大的快乐就是母亲用明快的声调讲述毛孩子的趣事,因为我最爱的母亲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。她每天不同的声调和言语,我都能猜出发生什么事情,快乐的事情总会直接知道,不快乐地就会猜到:或跟老古董抬杠,或毛孩子生病了,或跟邻居有了心里矛盾,或像我一样和姐妹们闹翻了。。然后,我就发挥社工的作用,下次再通话时,母亲的声调又是那么地欢快而明亮。

岁月悠悠,梦也悠悠。匆匆忙忙的你,匆匆忙忙的我,还有他,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。我真的体会过这样的境意: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尤其是在下雨的阴天里,当即将凋零的枯萎的花朵,在倾盆大雨的重击下,更是低了头,我的心也为之一颤,而散落的小雨滴,便是那场景:感时花溅泪;而鸟惊心的动魄,却不如花溅泪的忧伤,因为鸟儿再怎么凄惨,它有生命,能被我们人类的心所感受,而花儿常常很少人能够用心去感受,昙花一现般消失在人海中,消失在我们的世界中。人们常说花语,却总是拿她比喻成什么样的爱情,其实也许她只想拥有自己的爱情。

其实在图书馆看了这本《去日苦多》-杨宪益写的,为了不渲染我时常忧伤的基调,还是没有去拿它,习惯地拿起诗词讲析的书籍。

去日苦多,去日苦多,归来兮。有一句可以回应它:且行且珍惜。

又想起这首诗,因为每天都在想。期望在理想实现之时,我可以说:我不是过客,是个归人。

错误

作者:郑愁予

我打江南走过

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

东风不来,三月的柳絮不飞

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

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
跫音不响,三月的春帷不揭

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

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

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