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新闻网

大学生新闻 > 大学生新闻 > 大学生村官

老书记退休不忘振兴乡村,甘当“白发书记”左膀右臂

6月初夏,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汉戈村绿意盎然。汉戈村晋级“四川省乡村振兴先进示范村”;为该村熬白头的第一书记文雪松获评“四川省脱贫攻坚新进个人”……看着今非昔比的汉戈村,最欣慰的莫属该村的老书记泽邓珠。

去年,文雪松手捧家乡特产的照片在网上热传,吸引网友的不只是他手里的黑青稞饼干,更是这位扶贫干部的一头白发。那时他才37岁。

几年前的汉戈村,还是不通水、不通电、不通路的落后村,白白辜负了紧邻“稻城-亚丁旅游干线”的绝佳区位。

可短短三四年光景,受益于脱贫攻坚好政策,汉戈村摇身一变,成了濯桑乡最富的村。仅在2020年,腰包渐鼓的5户村民就一起买了轿车,并排开进汉戈村。

泽邓珠今年56岁,当了38年村干部,2020年年底依政策退休,扶贫干部和村民改称“老书记”。泽邓珠蛮喜欢这个称谓,这是大家伙儿对他毕生工作的认可。

其实,“老书记”不止一人。2019年5月,甘孜州烟草专卖局派驻汉戈村第一书记文雪松到任,不到半年就满头白发,看上去比泽邓珠还“成熟”些。

看着文雪松38岁就白了头,有村民心疼地说:我们村有两位受人尊敬的“老书记”,一个年纪大,一个面相老。

泽邓珠和文雪松搭过一年多班子,在他看来,这位“面相老”的文书记,思想却很“新”。

“挖虫草、捡菌子是村里的传统产业,虽然收入可观,但要看天吃饭,饥一顿、饱一顿的,不稳当。”2012年担任汉戈村支部书记后,泽顿珠一直想给村里物色个长远产业。

他先是看上了黑青稞,但因信息闭塞、销路不畅,每斤两三元的价格根本提不起村民兴趣。后来,扩产的黑青稞成了牲畜的口粮,产业探索也就作罢。

但泽顿珠打下的产业基础,启发了文雪松。到任没多久,文雪松和其他驻村干部自费购买了设备,空了就聚集在宿舍区搞“科研”。

2020年初春的一天,文雪松神秘兮兮地把泽邓珠喊到宿舍,拿出一盘黑青稞饼干给他试吃。入口即化、软糯清香,泽邓珠得知是扶贫干部自己琢磨的配方时,连呼“神奇”。

配方敲定后,文雪松又带队和成都一家食品厂谈妥合作事宜——使用村属“汉戈花村”商标生产系列饼干,黑青稞粉由汉戈村特供,厂家按照每斤6元收购。

2020年下半年,借着丁真的爆红,“白发书记”也靠直播带火了黑青稞饼干,销售额月均突破10万元。

产品销路打开后,面对全国各地的订单,饼干质量能否跟得上?最重要的原料供应能否继续保持地域特色?在庆幸新产业快速起步的同时,泽邓珠也为文雪松的“饼干事业”暗自心焦。

正当泽邓珠打算“善意提醒”时,文雪松先一步找上门来:“老书记,我想请您出山,亲自把关青稞粉制作。”这句话像“定海神针”一样,让泽邓珠的担忧瞬间消散。

在文雪松看来,原料特供既是黑青稞饼干的独特优势,也是让村民长久受益的倚赖,质量这一关由德高望重的泽邓珠把着,妥妥的。

两人一合计,达成共识:所有青稞粉必须由泽邓珠研磨,厂家只从泽邓珠家收购原料。一来防止村民以次充好,二来防止原料来源不明。

特供原料,也成了“汉戈花村”饼干的一大卖点。

接着,抖音平台助推带货、村属网上微店开通、四川烟草扶贫商城纳入……在文雪松的多方奔走下,饼干销售迎来更多机遇。

如今,借力“饼干事业”和其他辅助产业,汉戈花村人均年收入逾万元。这个乡村振兴的关键数据里,离不开两位“老书记”的满腔热忱。